古琴大师李祥霆:古琴的发展趋势史无前例汉唐书画网—中国书画名家作品网上交流,最新书画资讯,研究鉴赏收藏,为中国书画名家提供展示平台的专业网站。
用户名: 密码: [注册] [忘记密码]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网站首页  |  书画资讯  |  名家视频  |  书画名家  |  名家展厅  |  汉唐画廊  |  名作鉴赏  |  名家专栏  |  书画论坛
书画讲堂  |  书画故事  |  个人网展  |  拍卖资讯  |  名家专访  |  扇载翰墨  |  书画评论  |  关于汉唐  |  书画博客
您的位置:首页 > 古琴艺术 > 正文  
古琴大师李祥霆:古琴的发展趋势史无前例
发布者:本站 发布时间:2020/6/3 11:53:49 阅读:1217次 来源:汉唐书画网 双击自动滚屏

古琴演奏家李祥霆

早在6月14日 “今古情怀” 古琴音乐会前夕,笔者与已近八旬的古琴大师李祥霆先生有过一次对谈。谈话中,先生简述了古琴发展史的重要节点,从早期敬神祭祖到商周时期,再到 “士无故不撤” 的君子之器,及后成为承载重要文人精神的修养,无论琴论抑或艺术表现力皆愈发精进;时至清末,琴艺式微,最低潮时全国能琴者不到百人,而现今国内琴风日盛,习琴者以百万计。他直言, “当下古琴的发展趋势,远超各个历史时期的实际表现,亦远超历史上对古琴的观点与希望。”
诚然,当前古琴的发展状况并非尽善,谈及其文化地位与创作现状,李祥霆言简意赅,却不乏真知灼见。他指古琴的艺术性当属首要原则,故弄玄虚只是少数人的作为,有损无益。

常言琴是古老艺术,但先生绝非古板之人。先前回顾了不少他早年与琴结缘的往事,如何痴迷地根据小说描写自己做琴、去信拜师,在查阜西先生门下学艺,又在中央音乐学院师从吴景略先生,同时深受古琴大家管平湖先生影响。如今身为琴人、学者,李祥霆表示自己是教琴而非授徒,他深明授业形态转变的必然,积极放眼社会,虽不能普及,亦勉力传播,在今时今日,这种观点是很通达的。

“今古情怀” 古琴音乐会现场, 2019.6.14  




你认为当今社会的文化土壤和精神面貌,是否适合古琴发展?
从中国的历史文化来看,现在是古琴发展最充分的历史时期。三千多年前,古琴最早在民间产生,用于祭祀或典礼场合。商周时期,古琴进入了社会文化上层,成为礼制的一部分。《礼记》中有 “士无故不撤琴瑟”,意即除非家中有重大变故,或有恙在身,弹琴、听琴应是士大夫以上阶层的必备修养。随后古琴再进一步发展,融入社会生活形态,抚琴而歌一度非常普遍。
到了春秋时期,《吕氏春秋》收录了伯牙鼓琴,子期知音的典故: “巍巍乎若高山” 、 “洋洋乎若流水” 。 “高山” 、 “流水” 其实是一种即兴演奏,两千多年来被视为友谊最高境界。同时,《诗经》中也有不少关于奏琴情境的作品。
春秋之后的文献资料,反映其普遍性的似乎减少了,但历代不乏对琴产生重要影响的文人。如汉朝末年的蔡邕,著有《琴操》,记录当时广为流传的六十多曲,其女蔡文姬也擅长操琴,当时的著名琴人还有司马相如等等。随着礼乐制度衰落,此时善琴者为数已不比当初,琴的艺术性和影响力却在发展和深化。魏晋时期,嵇康的《琴赋》描绘了琴的非凡表现力,豪情洋溢,琴的艺术性仍然得到发扬。唐代古琴进入发展高峰,善弹琴者数目可观。到了宋朝,乃至明清,古琴艺术一直保持较好发展态势。
清代晚期国运不济,琴是最先衰落的。清末民初,我的老师査阜西先生和吴景略先生,他们明白古琴艺术已到了史上最衰落的时期,于是奋起抢救。1936年,今虞琴社在苏州成立, “今虞” 意即传承虞山前贤之精神情操。同期査阜西先生筹备社刊《今虞》,作了一次全国问卷式调查,结果显示全国会弹古琴的不到二百人。
其后经历军阀混战、抗战八年、解放战争等全国性战争,新中国成立后,在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政策下,古琴是重点扶持对象。许多老年琴人得到妥善安排,被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聘为特邀演奏员,每月收入八十块钱,当时八十块钱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,大约相当于今天的八千元。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的1956年,又一次全国性采访中显示,全国能琴者已不到一百人。
那么目前全国会弹古琴的人又有多少呢?大致可以从两个方面估算。一些古琴爱好者自发成立的网站所做的相关统计;同时,扬州等地有大批古琴厂,每年至少生产上千张古琴,此外全国各地均有斫琴师,他们有独立的销路;再加上各地琴馆、各方面活动,从中统计出来的数据,保守估计应该在一百万以上。另外我所编著的《古琴实用教程》,第一版印了五万册,第二版印了十三万册,考虑到不是每个教师都会用我这本教材,所以使用它的人不会超过十分之一,如此算下来也是一百多万人。

综合上述两点,我们大概能够得知今天的古琴是什么状态。当下古琴的发展趋势,远超各个历史时期的实际表现,亦远超历史上对古琴的观点与希望,这是过往我的老师们没有想到的。




很多中国传统乐器曾经是独奏乐器,但在现代化潮流下,似乎唯独古琴一直处于乐团系统乃至文艺体制之外,保持着独奏乐器的形态,甚至具有独立的文化地位,这是为何?
在现阶段,古琴的文化地位是崇高的。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,尤其二十一世纪之后,人们一提到古琴,都会心生崇敬与重视,哪怕他不了解,一听见古琴便肃然起敬,这是艺术本身和历史积累所形成的。自古古琴就备受敬重,历来文人面对琴,如面对圣贤师长;但到了现代,很多音乐院校及大学音乐系依然没有古琴专业,有人想推动,却难凭一己之力以改变现状。
古琴爱好者众,社会影响力广,它本是成熟的独奏性乐器,不可能简单地被用于乐队。民乐团常规乐器主要是二胡、琵琶、阮,若说独奏乐器,一个乐队没有筝,似乎不足以称为一支成熟的乐队,这是近二十年来的状态。因为筝的发展变化很大,有很多新的优秀作品和演奏高手能够完全融入乐队,尽管转调问题尚未得到解决。
古琴本质上就是一件独奏型乐器,其特性在某方面有点像西方的钢琴和竖琴。乐队里有用到钢琴和竖琴,但它 “大” 而 “重” ,常规编制里容纳不了,故主要应用在协奏曲中。大多数情况下它是独奏乐器,可以完全不依赖合奏。古琴并非不能与乐队合奏,这一点不能说是局限性,只是由于它的特殊性,现时还没有写出更多成功的古琴与乐队作品。
而事实上它所表现的音乐内容中,已包含大多数人文关系与情感。个别特例,例如战争,古琴难以描绘,实际上我也表现过,即兴演奏时,人家给我出题 “赤壁” ,我演奏了,不过我表现的不是最直观的战争情景。再说,交响乐也没有几首表现战争的作品。古琴是一种特殊乐器,好比书法,它永远不可能像绘画那样写实,它是一种美术,同时又高于一般美术的抽象。

作为琴人,对此我不感到遗憾,这是其艺术特色决定的。古琴协奏曲如果写得不精彩,便不能为古琴音乐带来后续的创作动力。好像铜版画、木刻,这些艺术形态由来已久,属于有特殊性的艺术种类,这种看似原始的表现力和表现方式往往就是它赖以生存的艺术特色。




或得益于团体运作,近年国乐界的创作力逐渐繁荣,许多新作应运而生。据你所知,目前古琴曲的创作现状如何?
作曲家是一种职业,演奏家又是另一种职业,在整个音乐领域,演奏者中能写曲的是少部分,能写出好曲的少之又少。像肖邦、李斯特、帕格尼尼,这种演奏和作曲的全才音乐家在历史上万中无一。

部分作品是临时委约创作,缺乏对古琴的深入理解,结果不见得被观众认可,如此一来,它就不可能重复进行,对于推动古琴曲创作自然收效甚微。这是一个长期形成的问题,解决不急于一时。




有人担忧现代音乐元素和表演形式的介入,会影响古琴生态,你是否认同?

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有过程。现在是发展的过渡阶段,不成熟的东西很多,不等于不能做。


作为一项古老艺术,古琴历史超过三千年,如今将古琴纳入现代学术体系,其理论研究经历了怎样的变化?

古琴理论最高峰是唐代琴家薛易简,在其所著的《琴诀》中,对古琴的艺术境界有独到见解:“可以观风教,可以慑心魂,可以辨喜怒,可以悦情思,可以静神虑,可以壮胆勇,可以绝尘俗,可以格鬼神。” 他对音乐美学的认知比西方早一千多年,当代古琴艺术的研究,至今仍应在他的结论基础上发展。当然目前有关古琴的艺术理论,无论从深度、广度而言都更进一步,但总原则还是不能无视薛氏的《琴诀》。


现时你说只是教学生,而不称授徒,是否亦经历过思想上的进步?

师徒关系是传递知识文化的传统方式,属于个人之间的传承,过去手工业、文化艺术都十分依赖个人师承。现代学校及民间自发成立的社团,则是社会性质的知识传递,主动意愿占主导,个人约束力很少。当今社会这种关系纽带早已不需要,就好像现在人们见面不作揖、不磕头,在家也不用给父母磕头一样。


你曾说当下社会对古琴的基本态度分三类:艺术类、玄虚类、神秘类。古琴文化寒冬已去,至今逐渐成为一种风尚,作为职业琴人和古琴学者,你认为当代社会应该如何正视古琴?
关键是古琴要保留它本身的艺术性,充分深入人的心灵和生活,这永远是古琴艺术的重要根基,是它的灵魂和生命力。少数人希望它玄虚,多数人更渴望聆听其艺术性中真诚、美妙而善良的光彩,假如剥离艺术性,任凭他再故弄玄虚,亦终究不得人心。
古琴本来就是音乐艺术,不过它更古老、凝结了更多传统精神和文化智慧,随时代推移,它必将与历史同步发展。清朝末年的《忆故人》、《关山月》已成经典;近年我创作的《三峡船歌》,还有即兴演奏的 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 、 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 ,许多爱好者想要谱子来弹,这是新时代古琴生命力的体现。近年我很多音乐会后半场都以即兴演奏为主,也很受欢迎。严格来说这些都是我的新作,不过由于是即兴的,未记录成谱而已。

古琴自然存在于社会,归根结底是因为它具有生命力,能进入人的内心,影响人的兴趣、思想、感情,这便是艺术生命的价值和力量所在。   




    本文共分 1 页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 寻觅新水墨的时代使命--巨石
相关新闻
·中国古琴日-中国古琴博物馆举行盛大云上直播音乐会 [ 2020/7/16 ]
·古琴大师李祥霆:古琴的发展趋势史无前例 [ 2020/6/3 ]
·成公亮:只要方法得当,古琴不难学 [ 2020/6/1 ]
·免责声明:
   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。
古琴艺术
古琴新闻
最新资讯
·西安市中国画研究会杨凌创作研究基地...
·画坛之星---赵云雁
·王西京--以水墨丹青绘制丝路上的肖像...
·最值得市场关注的画家—骆孝敏
·赵熊--风过耳堂印式·方寸记学篆刻作...
·张小琴︱怀抱古今——当代中国画中坚...
·王潇 · 以形写神 以神达意
·白霜亮 · 在灵魂深处,安存一份诗意...
推荐名家 更多>>
点击查看星系
周红艺
点击查看星系
冯国
点击查看星系
陈垠仓
点击查看星系
赵雪伟
点击查看星系
刘永杰
点击查看星系
李玉田
汉唐展厅 更多>>


信息正在整理中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汉唐 | 汉唐文化 | 在线交流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点击对话 点击对话 点击对话
Copyright © 2009 汉唐书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客服电话:029-88221761 传真:029-88221761
地址:西安市高新区高新一路6号前进大厦7层701号 邮编:710065
网址:http://www.htsh.cc  陕ICP备08002243号